52岁男子煤气中毒“失忆” 谁能帮他找到家人?

昨日上午,江立恩回答问题时都会思考沉默良久,但最终开口时回答的却是和问题无关的事 华商报记者 张喆 摄
一个月前,老江煤气中毒被及时发现,可随后的日子,熟悉老江的人发现他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慢慢地失去了记忆。邻居们说,他独自去上个厕所都可能迷路,他需要治疗,更需要家人的照顾,可是老江的家人在哪里?


煤气中毒数天后思维混乱


“老江呀,现在有52岁,河北人,十多年前就住在我们村子了,好像是在一家食品加工厂当主任,一直就这么一个人住在这儿。平时和村里人关系都挺好,听他说很早以前就和妻子离婚了,儿子十多岁时也离家出走打工去了,老江只和自己在西安的一个哥哥有联系,逢年过节他会去城北他哥那里。”这是三桥赵家堡村村民对老江的印象。


3月9日清晨,房东发现往常一大早就出门上班的老江房内没有任何动静,有些担心,随后他发现老江的房门并没有锁着,而老江躺在床上,似乎没有了意识。屋内燃烧着煤炉子,空气中的味道有些呛人,煤气中毒了!


老江被房东送到位于三桥的武警医院,经过抢救,老江的命保住了。当日的病历上写着,老江一氧化碳中毒可能出现迟发性脑病。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江没有配合积极治疗,反而返回了家中。


房东发现,回到家中的老江,在数天后像变了个人,出现了意识模糊、思维混乱甚至失去记忆的症状,无奈之下房东要求他搬走。


哥哥家地址、自己身份都忘了


昨日华商报记者见到老江时,他正坐在村道上和一群人闲聊着。细问老江的情况,他总是痛苦而艰难地回忆着。“我西安这边还有个亲人,是我哥,他住在鸵鸟王大厦那边。”老江说,可没过1分钟,他却又说:“我哥家在青海玉树,西安这边没有其他亲人。”老江说自己是做矿产生意的,可村民说他之前在一家食品加工厂。华商报记者看到了新房东帮他保管起来的健康证,是2015年1月办理的。


老江的新家在村子里另一户人家的二楼,昨日老江回家时,又一次走错了房间。老江的钥匙链上的一把钥匙已断了。“这是有一次他走错了门,硬生生把钥匙给拧断了。”新房东说。


钱快花完了 长此以往咋办


“我们带他去高新医院看过病,医生说他需要吸氧治疗,记忆或许还能恢复。”新房东说。


“他有时会记得我们有时却又忘记了我们。”村里认识他的人说,“如今治疗已经一个月过去,可没有完全好转,他身上的1000多元用得也所剩无几,他也记不得自己的银行卡密码。”


“老江现在需要每天吸氧治疗,钱都是小事情,主要需要人陪着,害怕他迷路出意外。”新房东说,“我可以照顾他一个月,可长此下去如何是好?”“老江独自去上个厕所都可能迷路,他现在需要家人的陪护。”村民说。


两地警方也在帮他找家人


老江的身份证显示,他名叫江立恩,1963年出生,河北省保定市博野县人。老江手机丢失,他给记者提供的几个家人电话都是错的。


新房东和几位好心的村民曾试图带着老江在鸵鸟王大厦周边寻找老江的记忆。“可他似乎从来没来过这里,站在鸵鸟王大厦下面他都说不知道。”新房东称。


昨日华商报记者联系了公安沣东新城阿房宫派出所,民警称将尽量帮老江找到家人。


在联系河北保定博野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后,民警称老江在河北老家已没有了亲人。“他夫妻两个很早就离婚了,有一个儿子十多岁的时候就离开老家外出打工。”


华商报记者 谢涛


>>多知道些


煤气中毒后为何会失忆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