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三个半

作家文艺出版社

张之沪 著

为大时代中的小人物立传,普通百姓悲欢离合的传奇故事,城市平民命运沉浮的心路历程。用诙谐幽默的语言讴歌逝去的青春岁月,以生动细腻的文笔记述永远的真挚友谊。

“放个屁的工夫,你的班主任就换了四个名字,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是有些奇怪。我的记性一直不好,大夫说是我小时候得脑膜炎留下后遗症。” 我一脸真诚,不容置疑。“给我站起来!”老猫终于失去耍弄小耗子的耐心,骤然变得声色俱厉。我哆哆嗦嗦站了起来。老警察起身绕过桌子立在我面前,死死盯着我的眼睛,恶狠狠地说:“墙上写的什么?给我大声念!”

“上面"坦白从宽",下边"抗拒从严"!”我的声音陡然提高八度。

“什么意思?”

“意思是给警察叔叔要说老实话,交代清楚就能回家;不说老实话,就要关黑屋挨收拾。”我战战兢兢回答。老警察满意地点点头,亲切地用胳膊肘顶了一下嫌疑人的肋子骨,疼得我倒抽一口凉气。审讯者笑道:“你小子不傻呀。下雨天背麦草——越背越重。识相点趁早交代,放下包袱,争取从宽处理。说吧,你到底是哪个学校的?”我的心理防线濒临崩溃,正要如实交代,脑海里又浮现出柳天香那张恶脸,联想到被女政教主任从局子领回学校后的种种可怕遭遇,我摇了摇头,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答:“报告警察叔叔,我真的是 中的学生。”

“混蛋!我让你贼娃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老警察勃然大怒,一个双峰贯耳照我狠狠抽来!我见势不妙,赶紧用双手护住脑袋两侧。两只瘦骨嶙峋的大手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翻掌为剑,快似闪电,左右中指直取被审讯者两肋下神经节点。眼前骤然一片黑暗!我像是遭到高压电击,又似被武林高手点中穴位,轰然倒地!胎儿般蜷缩成一团,五脏六腑翻江倒海,鼻涕眼泪胃里积存物齐朝外流,滋味如同万箭穿心,却痛得喊不出声,难受得死了的心都有。虎妈的大嘴巴子与老警察的辣手摧花相比,只能算是女人的爱抚。过了好一会儿,老警察俯下身子,故作亲切地询问:“怎么样?好点了吧?你现在想起来了没有?"蛇钻窟窿蛇知道"。暂时失忆没关系,要不要我再帮你回忆回忆?”那张棱角分明的老脸皮笑肉不笑,让人联想到狼外婆。我惊恐地盯着老警察的魔掌,吓得拼命哭喊:“妈呀,我总算想起来了!你饶了我吧,警察叔叔,我终于想起来了!”

“早说不就结了,你自己不吃苦头,我也免了三推六问。”老警察拿起笔,翻开询问笔录,重新变得和颜悦色。

“我没有学校,一直因病辍学在家。”想到柳天香的毒舌,冯氏兄弟的可恶,我暗暗下定决心,男子汉可杀不可辱!纵然给我灌辣椒水、坐老虎凳,也绝不交代自己是前进中学的学生。见老警察又瞪起眼睛,我慌不迭地说:“警察叔叔,您千万别误会!我没有学校却有家,家住交通运输学院家属院。我妈叫吕玉清,在交院卫生院上班……”

噩梦般谈话终于结束。随着老警察拨打电话的转盘声,我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少年身子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像一头待宰的羔羊抖个不停……

冯家堂兄弟是前进中学知名人物,老大身高体阔、腰粗腚肥、一身黑膘肉,人称冯胖子;老二身材瘦小、尖嘴猴腮,被唤作瘦猴。弟兄俩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干了许多龌龊事。用时下话讲:这对难兄难弟从小就正能量全无,负能量惊人。

驻地部队有个文工团,团里有一群俊俏女兵,一个个白白脸,细细腰,长长腿,走路像是水上漂,是男人们的梦中仙女。部队文艺宣传极受欢迎,经常应邀到周围厂矿演出,每次观众都是人山人海。

41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