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衡量外贸的引擎功能

一直以来,外贸都是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出现并被各界所关注。而追根溯源,这是现代宏观经济学对GDP的核算方法所产生的直观结论。因为从需求方来讲,GDP可以分解为消费、投资与净出口。

2015年,我国外贸进出口增速出现双降局面,引发社会各界对外贸是否仍然能够促进经济增长的质疑。然而,我们应该看到,在全球经济增长低谜、需求增长乏力、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的背景下,作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能够取得优于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外贸增速,已经实属不易,而外贸过去是、未来依然是我国国民经济平稳发展的重要支柱。

作为实现商品与资本大循环的重要途径,外贸出口增长能够直接作用于经济增长与社会就业,而其间接带动作用则更加深远。我们的测算表明,“十二五”期间我国出口拉动GDP平均约为1.79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6.92%。虽然与“十一五”期间相比出口对GDP的拉动作用有所下降,但贡献率是略有上升的。另外,出口增速提高1个百分点,可以带动城镇就业多增长0.049个百分点,即可以多增加就业9万人左右,而如果考虑到出口行业对相关服务业、上下游产业的带动作用,则间接就业效应会更加显著。

出口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普遍为社会各界所熟知,然而进口的作用则更加应该引起重视。在国民经济核算的表达式中,进口原本是作为一个漏出项出现的。然而,从作用机理来看,进口对经济增长则具有更加长远的作用。学术界早已深入探索过进口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机制,不仅进口的能源产品、原材料等直接用于生产投入,弥补本国生产资源的不足,而且进口的中间投入品也有效提升了我国的生产效率,通过技术溢出、示范效应等产生了巨大的间接效应,这种效应在当前我国强调供给侧改革的大环境下具有更加显著的意义。虽然2015年我国进口额增速同比下降,但是从实物量指标来看,大多数大宗商品的进口量基本与上年持平或略有增长,因而,对于进口形势不必过于悲观。进口对于提升我国劳动生产率、提高总体技术水平仍然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外贸发展对于我国成长为世界经济增长极具有重要作用。随着我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影响作用不断增强,通过外贸进出口带动其他国家增长,特别是通过我国的进口需求稳定进口品供应国的经济增长,是我国成为世界经济增长引擎的主要途径。

除了重视货物贸易发展之外,与贸易伙伴国之间建立多种层次的区域经贸合作关系,推动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全面平衡发展,应该成为未来我国外贸发展的重要导向。我们使用贸易引力模型的测算表明,服务贸易自由化协议和货物贸易自由化协议均能够促进协定缔约国的服务贸易出口,签署服务贸易自由化协议可以使得服务贸易出口提高约53%。具体而言,由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缔结的“南北型”服务贸易自由协议的实施效果最为显著,能够使得协定缔约国的服务贸易出口提高约155%,发达国家之间缔结的“北北型”服务贸易自由协议次之,服务贸易出口提高约74%。当前正值国际经贸新规制形成的重要时期,多样化的区域贸易协定不断涌现,我国也应该加紧推进各层次的区域经贸合作战略。

当前,世界经济正在经历调整周期,可能在未来三到五年都处于低速增长阶段,我国也进入结构调整的经济增长新常态,在外贸政策上更加需要注意按照经济周期的变化规律顺势而为。按照经济学中跨期替代的分析思路,前期由贸易顺差积累的巨额外汇储备应该在当前新的外贸形势下发挥积极作用,在国际商品价格下跌引致实际购买力提升的情况下,应该积极寻求走出去向海外投资的机会。以自贸区战略和一带一路战略作为重要抓手,对内协调区域发展,优化企业间资源配置,加速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对外努力扩大对资源能源以及技术密集型行业的投资,为下一轮世界经济扩张周期的到来做好准备。

(作者为上海立信会计学院经贸学院)(编辑 张立伟)

作者:毕玉江 赵大平 王开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