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蒸”日上又一年

腊月二十八把面发。

“蒸了这么多了,还得蒸啊?”当记者走进柴玉环大妈家,看着炕上和桌子上到处摆放着造型生动、线条流畅、色彩丰富的花糕很是惊讶。柴大妈一边捏弄着手里的花糕一边说,每年蒸花糕都得用500多斤面粉,今年算少的呢。

花糕是绛县过年最流行送的一种食物,象征以后的光景步步高升、越过越好。对于做了40多年花糕的柴大妈,每年腊月里蒸馒头、蒸花糕是一件隆重的事,没有它就没有年味。

说起今年蒸花糕和往年有啥区别时,用柴大妈的话说,就是原来她是手艺人,现在是传承者,别看叫法不一样,那意义可是大有差别,前几年给大家蒸花糕挣点手工费,花糕有大有小,手工费也就几十块钱,因为地里头收入少,几十块钱对于柴大妈也是不少的收入,每一个花糕,她都做得仔细认真。

这两年柴大妈家里收入不断增加,8亩多的樱桃收入超过了20万元,看着蒸花糕的人越来越少,从去年开始大妈蒸花糕都是免费赠送,只要大家喜欢,打个电话,捎个口信,大妈都很认真地记在本子上,按着顺序排时间。柴大妈说,现在她是民间手工艺传承者,每做一个花糕都是按艺术品去做的,精雕细琢,那叫一个讲究。称面、和面、揉面,挑选红枣,丝毫不马虎。

忙着介绍的同时,柴大妈还在不停指点正在揉面的女儿,因为蒸的多,女儿每年都赶过来帮忙。“我从小在家就跟母亲蒸花糕,现在我的孩子在放假的时候,也会跟着我们一起蒸花糕,这样的日子成为了全家团聚唠家常的重要日子。”

柴大妈的老伴张光耀说,现在生活好了,尤其是县城,很少有人再在家里蒸馒头和花糕了,到超市就能买回来,但他觉得传统民俗不能丢,“传统文化在年龄稍大一些的人脑海里,烙印已经很深了,抹不掉,这不,为了继承传统文化,孙子、孙女齐上阵,代代相传嘛!”

告别柴大妈,踏上归程,一路上听着星星点点的鞭炮声,闻着空气里弥漫着的“年味”,记者不禁想到,就是因为有了柴大妈这样一大批技艺精湛的传统文化继承者,让我们在日子越过越好的同时,还多了一份古韵,多了一份传统,多了一份喜庆。
本报记者王荔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