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照娘心

□北京 陈小鹏


2011年夏天,为实现人生梦想,我准备当一名“北漂”。此时,父亲染病已久,生活处于半自理状态,平时主要靠母亲伺候。对于去北京务工,我曾经犹豫过,但娘给我打气:“儿子,你尽管放心,家里平时不也靠我吗,娘能行的。真要有事儿,家里不是还有你哥吗。”


临行前的一个晚上,我和哥哥一家同父母一起吃饭,饭桌上,我给母亲夹菜,母亲却对我说:“你不在家,你哥嫂身上的担子就重了。”我说是啊,来,哥哥嫂子,敬你们一杯,嫂子说:“全仗着咱娘把咱爸伺候得这么好,有咱娘,咱们多省心啊。”饭后,哥嫂回了隔街相望的家,我帮娘扶爸爸上床睡好,拿着小板凳,随娘去院子里乘凉。我说:“娘,你别舍不得吃,我放假回来,一定给你从北京捎个大烤鸭来。”娘说:“娘不馋,娘没吃过的东西多了,不也照样好好的?关键是你,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别太累了,一日三餐按时吃,别叫娘牵挂。”那晚的夜色特别美,娘有说不完的话,和我聊了很久。我劝娘早睡,娘说:“多陪娘说一会儿话吧,你这一走,半年才回来一次,平时忙起来,想和娘说话都没空儿。”


真让娘说对了,从上了班我就起早贪黑,很少有时间和娘说话。只有周末闲暇,才给娘打电话,刚问候娘两句,她就打断我:“程儿,工作顺心吗,吃得好吗,没生病吧?”确认我一切顺利,就高兴地说:“别挂家,我和你爸都挺好的。”嘱咐我两句,就把电话挂了。每次打电话都这样,再后来,娘干脆“命令”我:“以后别打了,我耳背也听不太清,好好工作,注意身体就行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2年2月的一个晚上,9点多了,哥哥从老家打来电话,告诉我:“咱爸病重了,你请假回来一趟吧。”我预感不好,埋怨哥哥为什么不早说,哥哥委屈地说:“是咱娘怕耽误你工作,硬拖着不让你知道,我知道咱娘的心思,就依了她。”接着告诉我:“今天娘看咱爸情况不妙,才让我给你打电话,叫你路上别急别慌,千万注意安全。”


料理完父亲的后事,娘催促我赶快回京。我知道,此时心里最苦、最孤独的就是娘,但她偏偏装作若无其事,还反过来劝我:“你们尽孝了,你爸爸也能安息了,咱们不遗憾了。日子还得过,只要你们好好的,你爸在天之灵也心安啊。”


回京前的那天晚上,娘在院子里给爸爸烧纸,我给爸爸磕头,我说:“娘,你跟我到北京住些日子吧,转转玩玩,爸爸地下有知,会同意的。”娘不以为然:“人老了,哪儿也不愿去。我就替你们守着咱家这座老宅,你们放心干自己的事,我一个人也清净自在。”清冽的月光下,娘的脸颊有两行泪痕。


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晚上和哥哥通电话,聊聊娘的近况。听哥哥说,娘白天种菜养鸡,自食其力;夜里常借月光在院子里散步,说“把身体锻炼好,尽量不给你们添事儿”,走累了,就停下来念叨两句,为孩子们祈福。哥哥告诉我,娘挺充实的,身边还有几个老姊妹相互照应,都不愿给儿女添麻烦。


娘快80岁了,虽有高中文化,却命运多舛,历经坎坷磨难。从嫁给我那老实巴交的爸爸开始,几乎就没享过什么福。但是,娘坚强乐观、善良淳朴,即使在最贫穷、最艰难的日子里,她也陪爸爸吃苦受累,毫无怨言。当我们长大成家后,母亲仍然为儿女照看孩子、替儿女照顾老爸,问娘爱儿有多深,明月最知娘的心!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