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虚的GDP 增加实的GDP”(图)

如果我们是实实在在的GDP,增速即使在3%-5%都不用担心,如果是虚的GDP,我们就该担忧了,因为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因此,不应该仅仅关注今年和明年的GDP增速问题,更应该关注GDP可持续增长问题。
如果我们是实实在在的GDP,增速即使在3%-5%都不用担心,如果是虚的GDP,我们就该担忧了,因为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因此,不应该仅仅关注今年和明年的GDP增速问题,更应该关注GDP可持续增长问题。

——蒋洪
新京报:今年中国经济增速你预期会达到多少?

蒋洪:现在大家都很关心经济增长的目标,2016年的经济增速定为6.5%-7%之间,我的看法是,经济增长速度是社会发展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从我们20年的经历来看,曾经有10%的增速,现在似乎比以前减慢,但是从整个国际范围来看,6.5%-7%仍然是非常快的增速。

从长期过程看,维持7%以上的增速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低于7%的增速并不是大问题。

新京报:GDP是不是增速越快越好?如何看待GDP的提高?

蒋洪:GDP只是一个反映经济增长状况的数字,这个数字可以是虚的也可以是实的。虚的GDP是用某种方式制造出来的,并不是人们所需要的。它不但不会给社会带来价值,同时为了维持GDP高增速会反复使用这种方式,各种矛盾马上就会暴露出来,比如形成产能过剩,还会把经济结构中不合理的部分掩盖掉。如果是实实在在的GDP,增速即使在3%-5%都不用担心,如果是虚的我们就该担忧了。

新京报:如何保证GDP可持续增长?

蒋洪:维持GDP有两个办法,一是采取扩大财政支出,宽松的金融政策等常规性的办法,这种办法短期会见效,但这样维持的GDP是虚的。目前,应该考虑去掉虚的GDP,增加实的GDP,把长远的改革和近期的财政政策要结合起来。

从长远改革看,我们国家实行供给侧改革,包括“三去一降一补”。在以前的经济发展中,碰到类似的问题是通过关停并转,即关闭、停产、重组、转产,这与目前改革的方式是相似的。

现在这种方式还可以用,但长期看,应做更多的事情。第一,造就对市场需求有敏锐反应的生产者,在生产经营领域发挥市场的力量;第二,缩小政府的财政规模,削减税费,不仅要结构性削减,还要在整体上削减,让老百姓有钱去消费、去投资;第三,政府支持企业更多的独立自主经营,取消对企业的种种不合理管制,继续推进简政放权;第四,在宏观政策层面,政府减少过多干预,过剩产能不能由政府买单,不能在货币政策过于突破,这种方式会减少企业对需求的敏感度;第五,更重视创新,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情况下,要继续保持GDP强劲增长,必须依靠科技和制度创新。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