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源需求增长放缓 未来15年平均增速1.4%(图)

见习记者 危昱萍 北京报道见习记者 危昱萍 北京报道
中国未来能源需求总量增长将放缓已成共识,但放缓程度如何,仍存争议。

中国能源研究会3月1日发布《中国能源展望2030》报告预计,2020年、2030年能源消费总量将分别达到48亿吨标准煤和53亿吨标准煤,2016-2030年均增长1.4%。2030年人均能源消费量达到3.9吨标准煤,接近2014年英国水平。

在能源供应方面报告称,一次能源生产总量增速随着能源需求增速的放缓而走低。2020年、2030年一次能源生产总量分别达到41亿吨和43亿吨标煤。2016年-2030年均增长1.1%。一次能源生产结构向非化石能源快速倾斜,煤炭占比大幅下降。2020年、2030年原煤产量占比分别降至68.8%和58.7%,非化石能源占比则分别扩大到17.7%、26.9%。 2030年能源对外依存度接近20%。

煤炭消费峰值已过

报告称,经济增速放缓、结构优化升级,增长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环境承载能力已达到或接近上限等因素,都将深度改变中国能源需求总量及结构。

在较大的资源环境约束和碳减排压力下,一次能源消费结构持续优化。煤炭消费比重将有较大幅度下降,2020年、2030年煤炭占比分别为60%、49%。清洁能源快速发展,非化石能源2020年、2030年的占比将达到15%、22%。中国碳排放路径将发生重大变化,碳排放峰值可能提前至2025年,2016-2030年碳排放强度累计下降54%。

能耗强度反映了经济增长对能源的依赖程度,预计能耗强度2016-2030年累计下降近50%,2030年能耗强度接近美国当前水平,与低能耗的欧洲国家相比仍存较大差距。

报告还预测,中国煤炭消费峰值可能已经过去,预计到2030年消费量回落至36亿吨左右,占能源需求总量的比重降至50%以下。石油预计2025-2030年间有望接近峰值,2030年石油消费量约6.6亿吨。而且,如果替代燃料快速发展,尤其是电动汽车技术取得突破性进展,石油需求峰值可能提前到来。

不过,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认为,报告的预测还可能偏高。

第一,对下阶段经济增速的预测,不确定性高。周大地称,要想经济增速保持在中高速,难度和以前相比更高。超高速时期,投资过于集中,造成几乎所有行业大幅度产能过剩。在投资、出口、基建、房地产等拉动经济的措施都“使得差不多”的情况下,建设规模能否保持这么高的水平是个未知数。而且,即使经济增速保住了,在产能基数高的情况下,增长内容必须有重大变化。

第二,对能源结构本身的调整带来的效率提高考虑不足。“能源优化性提高带来的经济增长,以质量而非数量为主,对能源消费的影响巨大,我们对此预测不足。”周大地指出,过去供应能力、投资能力不足,而现在是供应过剩,“我们现在有点为有些能源找出路的感觉,所以预测会偏高。”

对于天然气,报告认为未来发展潜力巨大,预计到2020年中国天然气需求将增至2900亿立方米,2030年达到4800亿立方米,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升至12%。

报告认为,电力需求增长较前期将有所放缓,但整体高于能源需求总量的增速。2010-2020年、2020-2030年间年均增速分别为4.9%、2.3%,2020年、2030年全社会用量分别达到约6.8万亿千瓦时、8.5万亿千瓦时。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吴吟认为,2012到2014年间中国电力消费增速分别为5.9%、8.9%和3.7%,远低于“十五”和“十一五”期间年均13.1%和11.0%的增速,据此,报告对未来电力需求的预测可能还偏高。

新能源加快发展

报告认为,在制度与技术的双轮驱动下,新能源及可再生能源将加快发展。

2020年,新能源及可再生能源装机规模将达到约8.6亿千瓦,占总装机规模比重达42.9%,利用量达7.2亿吨标准煤,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15%;2030年装机规模将达14.4亿千瓦,占比达60%,利用量增至11.7亿吨标准煤,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22%,贡献2020-2030年间90%的能源消费增量。

水电方面,预计到2020年,总装机容量达到3.8亿千瓦左右,发电量达到1.3万亿千瓦时左右;2030年总规模达到4.5亿千瓦,发电量约1.45万亿千瓦时;由于其余新能源装机的快速发展,2030年水电装机占比和发电量占比较2014年均有小幅下降,分别为18.8%和16.9%。同时,报告指出,水电开发利用面临生态环境保护约束,存在不确定性因素。

核电将保持稳定的建设节奏,预计到2020年中国在运核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5300万千瓦,发电量约3800亿千瓦时,约为2015年的2.2倍,占总发电量的占比提升到5.6%;2030年中国核电装机达到1.36亿千瓦,发电量达到约10000亿千瓦时,2020-2030年间增长1.6倍,核电占比达到11.8%。

不过,由于三代技术经济性有待考验,对内陆核电安全性认识的差异导致内陆核电难以获准开工,核电和核设施的“邻避”效应,中国核电的开发利用仍有不确定因素。

2020年,风电发展力争实现2.5亿千瓦装机,占到总装机规模的12.5%;2030年风电累计规模将达到4.5亿千瓦,占比达18.8%,上网电量约9000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10.6%。

报告同时指出,外送通道建设滞后,“弃风”限电或将制约中国风电的进一步发展。而且,中国风电产业并未彻底解决平均利润低、风险高的问题。分散式风电发展也面临诸多障碍和挑战:并网落实困难,消纳受限;前期手续繁琐,资源评估数据不足;缺乏统一的接入技术规范。

太阳能光伏发电到2020年装机规模约1.6亿千瓦,较2014年增长约5.4倍,占总装机规模的8%,发电量约2000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比重提升至3%。到2030年,太阳能装机规模达到3.5亿千瓦左右,占总装机规模的14.6%,发电量达到4200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比重达到约5%。

报告认为,分布式光伏是未来光伏发展的重要方向。不过,“政策热情、市场冷淡”,工商业主开发积极性不高,屋顶、场地协调难度大,并网程序执行存在障碍,融资难等问题仍制约了其发展。

作者:危昱萍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