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前联合国秘书长布特罗斯·加利先生

一晤成诀:加利先生的深情厚谊


我最后一次见到加利先生是2015年1月。我要代表教科文组织在埃及西奈半岛的沙姆沙伊赫参加阿拉伯地区高等教育部长会议。加利先生听说后,特意从巴黎飞回埃及,准备在开罗市中心的外交官俱乐部举行晚宴。他本不必这样做,只因他在上次“训斥”完我后,曾认真地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去埃及,我会亲自为你接风!在我祖国的领土上欢迎我热爱的中国人民!”


不巧的是,加利先生在埃及的家中不慎摔倒,情况严重。我听说后又着急又心疼,当即致电他的助理,希望取消晚宴,并允许我去医院探望先生。可是接下来几天,我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晚宴当天,我在路上特意向埃及高教部副部长询问加利先生的身体情况,他说情况不容乐观,今天应该不会来了。到了外交官俱乐部,埃及人权委员会主席法耶克、教科文执行局主席阿米尔作为主人在门口迎接了我。欢笑,握手,拥抱,碰杯,热烈的气氛很快在宴会大厅弥漫开来。


突然,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两个彪形大汉抬着一个枯瘦的老人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是加利先生!他为了兑现自己的诺言,提前出了医院!我几乎是跑到了他的面前,与他拥抱。他的脸是灰色的,双手冰凉。他撑起身子,用尽全身力气致完祝酒词,之后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再没有说话。我悄悄问他身体如何,他只是有气无力地说“我累了,我累了……”听着让人揪心。


没过多久,护士来提醒他离开。起身的时候,他撑住我的肩膀努力地站起来,我赶忙借力将他搀起,他还是如我们初见时那样诙谐:“你看,是你的友谊,中国人民的友谊,给了我站立的力量。”他不让我送他,我只能眼含着泪水目送他离开。


那是我最后一次与加利先生相见。从9月开始,我就再没有见到他来办公室了。我曾向他的助理打听,得知他去了海边度假,还认为是先生的身体逐渐康复了,暗自赞叹他顽强的生命力。


出席加利先生葬礼后,博科娃总干事赶回巴黎与我见面。她告诉我,加利先生后来又跌倒过一次,两侧胯骨都摔坏了。他原计划到巴黎做手术,航班都安排好了,可惜未能成行便与世长辞。


听到这些,我耳边仿佛又响起加利先生的那一句“嘿!年轻人!”这于先生是一种境界,而于我,则是一种责任。我深深地怀念这位可敬、可亲、可爱的“邻居”。(郝平)制图:蔡华伟


原刊于《 人民日报 》( 2016年02月28日 07 版)


热文推荐:


网曝亲生父亲火烧一对儿女 两岁儿子尸体焦黑【图】


眼科专家震惊:女子眼睛挖出石头 达十多颗如玉米粒【图】


女试衣间现摄像头 疑似女顾客脱衣视频流出【图】


阎肃追悼会现场:李双江梦鸽表情凝重 近千名群众排队悼唁【组图】


留守儿童和母亲分离 哭嚎: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图】


“网红鹅”已被宰杀 网友编多个版本结局呼吁爱情【图】


眉山女子春节自贡遭遇“天价鱼” 2条鱼花1190元


江苏海滩25吨抹香鲸搁浅死亡 起重机将其打捞【图】


2016年拼假攻略 法定节假日放假4次机会拼出9天长假【图】


联合国前秘书长加利逝世 曾于今年1月访华【图】


美国大选年“总统日”探访总统故居(组图)

【1】【2】【3】上一页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